新新小說網 > 雪域仙跡 > 252 斷公案臨危授命

252 斷公案臨危授命

小說:雪域仙跡作者:喵嗚菜字數:2107更新時間 : 2019-10-06 18:39:27
  寧家正廳之上,一片狼藉,寧弘業端坐堂上,寧西風與寧飄墨跪倒在地,寧雪魄雖然跪著,但是背卻挺得筆直。

  寧弘業看著眼前的情形,心中百感交集:“雪魄,你來講講你這幾日的情形。”

  寧雪魄便把她到了礦上發生的事,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,至于寧飄墨調戲自己那一段,暫且略去沒提。

  寧西風并未和寧飄墨對好口供,他萬萬沒料到寧雪魄竟然也進入了礦洞。

  寧弘業冷哼了一聲,繼續道:“飄墨,雪魄可有半句虛言。”

  寧飄墨的頭貼著地面,完全不敢抬起,寧弘業強大的威壓直接逼了過來。

  “沒,沒有。”

  “哼。”寧弘業轉頭看向自己的兒子,“西風,你大哥可曾苛待你?”

  寧西風跪在地上,握著拳答道:“不曾。”

  “我平日里,你們倆有什么不愉快,我哪次不偏袒你?”

  寧西風整個身子顫得更加厲害。

  “我偏袒你,是因為這寧家給了你大哥,所以在其余事情上,便照顧你一些。西風,你為什么要做這種事?”

  寧西風似是下定了決心一般,抬頭說道:“父親,我不服,我就比大哥晚出生了兩年,小時候,您總是夸我樣樣比大哥強,可您,為什么把寧家給了大哥!”

  寧弘業聽到這樣的回答,氣得整個人顫抖起來,用手指著寧西風:“你,你這個逆子!”

  “父親,我不服!”

  “你是幼子,我自然偏愛些,可你大哥,無論是武藝還是其他,哪一項比你弱。是我的溺愛和偏袒,害了你啊。”寧弘業說著,兩行濁淚從眼睛里流了下來。

  寧西風仍梗著脖子,表示不服。

  “胡鬧!”寧東來強撐著身子,在相露芝的攙扶下走了進來。

  陡然看到大哥,寧西風立即嚇得整個人癱軟在地。

  從小到大,寧西風最不服氣的就是這個大哥,可他心底,最怕的也是這個大哥。

  看到寧西風這個樣子,寧弘業用手大力的拍著大腿:“老天爺,我這是造了什么孽哦。你看到你大哥都能嚇成這樣,你還有什么臉說你自己勝過他!”

  寧西風萬萬沒想到,寧東來還能站起來,他最清楚,寧飄墨究竟是用什么傷到了寧東來。

  寧東來對著寧西風怒目而視:“沒想到二弟,一直想要取我性命。”

  寧西風原本想著寧東來一死,自己犯了再大的錯,寧弘業還是要仰仗自己。

  可如今寧東來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眼前,他的氣勢立即全部沒了,忙道:“大哥,是二弟一時鬼迷了心竅啊。”

  寧東來嘆了口氣,在相露芝的攙扶下坐好在位子上,先是關切的看了一眼雪魄,看她無恙才放下心來。

  “二弟,你這次交給飄墨的東西,真是大手筆啊。”

  寧西風連連喊饒命。

  “大伯,你就饒了我爹吧,是我動的手,要殺就殺我。”寧飄墨這時候站了出來。

  “呵呵,還算有些寧家兒郎的勇氣。幸好你當時心虛,打偏了,不然你大伯就不可能坐在這兒了。”

  寧飄墨立即應是。

  寧東來說了幾句,就咳嗽了起來,相露芝連忙幫他順了順氣。

  “好了,受著傷就回去養著,有我在,這寧家垮不了。而且,現在還有雪魄呢。我已經將家主令信交給她了,今日之事,就讓雪魄來處理吧。我這把老骨頭,也要去休息了。”

  寧弘業說完,居然就這么轉身走了。

  看到自己爹又這么拍拍屁股走人,寧東來對著雪魄道:“雪魄,爺爺連令信都給你了,你快起來,那可是家主令信,他這些年連我都不曾給。”

  寧雪魄萬萬沒想到,寧弘業隨手扔給自己的一塊玉佩,竟是家主令信,若是知曉,她是萬萬不敢隨意收下。

  寧雪魄立即把那枚玉佩拿了出來,遞給寧東來:“這個我不能拿,還給你。”

  寧東來立即吹胡子瞪眼:“胡鬧,寧家的家主令信,別人求也求不得的東西,你就這樣隨便給人。”

  “那我當了十日家主,覺得自己不堪重任,再傳給你。”

  “胡鬧,我現在重傷在身,什么時候恢復還不知道,寧家怎么能讓這樣一個人當家主呢?”

  “那我……”寧雪魄焦急的目光四處轉悠,待看到相露芝時,卻看到她的眼中滿是期許。

  “雪魄,收下吧,這是爹娘最想看到的事啊。”

  寧東來雖然嘴上說著生氣,但是那張蒼白的臉上,滿滿都是倦容,此刻他的眼神中有一種期待、渴盼,還有,一絲不安。

  寧雪魄不由地把話頭止住了,這些年來,不就是想,看到爹娘這樣的目光嘛。

  寧雪魄把令信收了回去。

  看到寧雪魄不再把令信亂扔,寧東來才順了順氣:“好,這樣才是我寧東來的女兒。那么接下來,你作為家主的第一件事,就是裁決你的二伯和表哥。”

  寧雪魄站了起來,走到了寧西風父子面前。

  “寧西風,蓄意謀害兄長,按照族規,該廢其武功,逐出家門。”

  寧西風原本以為是大哥或者父親處理,沒想到居然交給了寧雪魄,這小丫頭新官上任三把火,這第一把火,就要燒到自己頭上啊。

  寧西風連忙磕頭:“我是受人蠱惑,不然我也拿不到能傷大哥的東西啊。”

  “那你且把隱情道來。”

  寧西風說道:“那一日是過年前,我一個人在房中喝悶酒,突然來了個蒙面人,問我想不想當家主。”

  “我一時鬼迷了心竅,答應了他,他便給了我那物事,還提醒我,只可用一次。我當時真的是迷了心神才點頭同意的啊。”

  寧雪魄轉頭問寧東來:“究竟是什么東西傷到了你?”

  寧東來嘆了口氣:“江湖失傳百年的離恨羅漢印。”

  “東西可還在?”

  寧飄墨立即把離恨羅漢印拿了上來:“這里封存了先天高手一擊,只可用一次,眼下用了以后便是廢物了。”

  寧雪魄冷笑道:“若真如你父親所言,那你大可把羅漢印上繳,何必要到今日事發才交代。”

  寧西風道:“他們只是把羅漢印給我看了一下,告訴我他們有這個實力對付大哥。若我不從,他們也隨時能對付我。畢竟他們出入寧家,如入無人之境。”

  寧雪魄皺眉,又是從何方冒出這樣一個勢力。

  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ivnkt.icu。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xinxin001.com
奥州幸运10计划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