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新小說網 > 我忘記說愛你 > 第162章:驚喜

第162章:驚喜

小說:我忘記說愛你作者:文沁怡字數:4022更新時間 : 2019-10-06 18:39:42
  陳翰梗了下,說實話,他從頭到尾,壓根就沒考慮過向羅亦平匯報。

  放在過往,他可能在看到葉知秋的時候便直接一個電話打去給羅亦平了,然而現在……

  “你倆又吵架了?”陳翰試探著問。

  “我和亦平什么時候吵過架?”葉知秋反問。

  “也對。”陳翰點頭:“從來都是你在無理取鬧。”

  “看在我曾經也算你的雇主的關系上,給點面子。”葉知秋笑。

  陳翰抬抬眼,葉知秋說話明顯比以前幽默俏皮很多,“嗯,我給你面子,你能否給我點面子,中午了,請你吃個飯。”他指指之前那個半山上的茶室,“那邊的菜式不錯,很雅致。”

  葉知秋也仰頭看了眼那個半山上的茶室:“不去,一看就是清心寡欲式的。”

  這種設有茶室的,菜能被稱上雅致的,就絕對不會對上葉知秋的口味。

  “哦,那你想吃什么?我都可以請客。”

  “龍肝鳳膽請不請?”

  “你找得到賣的店,我就請。”葉知秋這點小刁鉆,哪里是陳翰的對手,第一回合斗嘴失敗。

  葉知秋又點了支煙,“不了,謝謝你的好意思,我就想抽支煙,透透氣,我挺好的,你有什么事就去忙吧,不用管我。”

  想了下,又說:“對了,別和亦平講,你也是個有獨立能力的大人了,別什么事都向老板打小報告。”

  陳翰揚了揚眉,葉知秋這種哄小孩的口吻是什么時候有的?

  “不打小報告也行啊,走吧,不早了,吃午飯去。”

  “你今天真奇怪,為什么執著于要請我吃飯?我倆好像也沒那個交情吧?”葉知秋不耐煩之下,毒舌本能冒出來了。

  “實話實說吧,我想搭你的便車回城。”

  葉知秋把手機一拿:“我給叫個滴滴快車吧。”

  陳翰無奈:“好了,你要想我不告訴亦平,就跟我回城,我不會放你一個人呆在這里的。你放心,我對你的私事一點興趣都沒有,我不想知道也不想開導你。不過,為了亦平著想,你的安全我可不能放任不管。”

  “你不跟我走也行,我這就與亦平聯系。”

  陳翰說著,作勢拿出手機來。葉知秋急忙阻止:“好好,回城。”

  陳翰笑嘻嘻收起手機:“早這么干脆多好。”

  兩人一前一后往停車場走,陳翰拉開車門上車時,葉知秋睜大眼:“你真沒開車過來?”

  “廢話,你站在醫院門口一付要死不活的樣子,我有時間去拿車?我坐出租過來的。”陳翰沒好氣地說:“你又鬧什么妖蛾子了?婦幼醫院,你不會是懷孕了吧?懷孕是好事,你可別作死想其他的啊,亦平盼了多少年孩子。”

  “哦,亦平很想要孩子?我怎么不知道?”葉知秋邊倒車出車位,邊輕描淡寫的問。

  “你沒有要孩子的意思,他會告訴你?”陳翰渾沒在意葉知秋緊抿著唇,雙手墊在腦后,舒服地往椅背上一靠,“你家亦平有多慣著你,順著你,你不清楚么?”

  陳翰的話,令葉知秋心中翻江倒海般不是滋味,雙手攥緊了方向盤,只有這樣子,好像才能讓自己感覺好受些。

  回憶起羅亦平父母來過后的那天晚上,他把話題從生男生女,生幾個上慢慢一直引到不要孩子上面。

  眼眶頓時便熱了,羅亦平早就知道了,只不過瞞著她而已。

  并不知道自己其實已經無意間戳到了葉知秋的痛點的陳翰,還在喋喋不休地問:“哎,我說,你到底去那干嗎了?臉色那么差。”

  “陳律師,你不覺得這是我的隱私嗎?我去婦幼醫院的原因,不太方便和你講吧?”葉知秋慢吞吞說。

  “也對。”陳翰這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中管多了。

  葉知秋車開進城,直奔城里最知名的一家川菜館。

  “我請你吃飯。”她邊下車邊說。

  “我不吃辣。”陳翰叫,“請客有點誠意好不好?都不問問客人的口味的?”

  “那好,你請我,我來當客人,我喜歡吃辣。”葉知秋回眸一笑,然后大步往前。

  陳翰的心,便被那一笑給擾得亂作一團,再說不出一句調侃的話,三步并作兩步追了上去。

  這家店以前羅亦平帶著葉知秋常來,所以服務員幾乎都認識葉知秋,剛到門口,領座小姐便迎上來打招呼:“葉小姐,好久不見了。”

  “小唐啊,給我個雅座。”

  “好的,請跟我來。”小唐瞥了陳翰一眼,然后走在前面領座。

  二人在雅間坐下,這家餐廳地點很好,這是個四人的小雅間,窗戶正對著城市花園,景致很不錯。

  服務員送上點單用的IPAD,陳翰指了指葉知秋:“女士優先。”

  服務員便把IPAD遞給了葉知秋,葉知秋對著APP上的菜單,狠狠點了幾個超辣的菜,瞥了陳翰一眼,良心起見,也給他點了幾個菜。

  羅亦平胃不好,葉知秋每次來都會特意為羅亦平點些不辣菜式,所以對這家店里不辣的菜品口味還是挺熟悉的。

  先上的都是辣菜,陳翰看著一片紅通通的辣椒,只拿著杯子喝水,連筷子都不動。

  他本來便不餓,說請客吃飯也是找個借口把葉知秋從江邊帶回來,葉知秋是有“前科”的,單獨留葉知秋一個人在江邊,他放不下心來。

  人勸回來了,他心便定了,這會看著葉知秋埋頭吃得正香,心中只有歡喜,哪會在乎桌上沒有自己能吃的菜式。

  扯了幾張紙巾遞給葉知秋:“給,鼻尖上都是汗。”

  因為辣,葉知秋白皙的額頭,挺直的鼻尖上都凝了汗,她抬起頭接過陳翰遞來的紙巾,笑笑:“謝謝。”

  “真不知道你們這些愛吃辣的人的心態,明明把自己辣得眼淚都出來了,還要吃,找虐啊?”陳翰端了茶杯,杯口剛才湊到嘴邊,動作滯住了,抬起眼,目光凝到了葉知秋臉上。

  后者低著頭,邊拿紙巾醒著鼻子邊甕聲笑:“要的便是這種辣到爽的感覺,你不吃辣,和你說你也不懂。”

  陳翰笑了笑,把原本放在自己面前的紙巾盒推到了她那邊。

  接著上來的幾道菜都不是辣的,芋頭白菜,龍井蝦仁,清蒸石斑,清清淡淡的模樣,擺在了桌上。

  葉知秋指指:“我不知道你的口味,我是按亦平的口味點的,你要是不喜歡,看菜單重點。”

  “我喜歡吃芋頭。”陳翰提起筷子:“難為你還想得到我。”

  “總不能讓請客的人餓著肚子買單吧。”葉知秋笑嘻嘻說。眼睛還帶著紅潤,扯出來的笑意看在陳翰眼里便帶起陣陣心疼。

  “得了,美食當前還塞不住你的嘴,吃吧。”陳翰吃了一筷白菜后,突然問:“要不要來點酒?”

  葉知秋搖頭:“不了,我酒量差,酒品更差,亦平不讓我在外面喝酒。”

  這次見面不過一個多小時,葉知秋已經提了幾次羅亦平了,提及時的語氣,自然而親昵,陳翰明知自己正確的態度是應當為他倆合好而高興,然而心底的酸意依然不受控制地往上泛。

  “呵,”陳翰笑:“你什么時候那么聽亦平的話了?”

  葉知秋拿指頭點了下頜,做出思考狀,然后眉眼一彎;“好久了。”

  “恭喜。”陳翰說,馬上又否定:“不對,這話我應當對亦平講,恭喜他守得云開見月明。”

  “你們每個人都這樣子講,倒像我以前有多惡劣一般。”葉知秋笑嘆:“你們為什么就不想想,一個巴掌拍不響呢。”

  “因為我們有眼有心。”陳翰白了她一眼,暗罵了句:沒心沒肺。

  一餐飯,說說笑笑倒也隨意地便過了,葉知秋把陳翰送回婦女醫院,陳翰下車時這才記起自己之前調的病歷資料都沒拿,輕曬一下,這還是頭一次他出現這種低級錯誤。

  “你別在外面亂跑了,直接回家,知道么?”陳翰抬腕看下表:“三十分鐘內沒到家,我就打小報告了。”

  “沒出息,知道了,陳律師。”葉知秋揮揮手:“再見。”

  陳翰目送她車駛出醫院大院,然后往了嘉成別墅的方向,搖搖頭,轉身重去調病歷了。

  葉知秋從倒視鏡中看到了陳翰目送她的目光,微怔了怔,下意識地回轉了下頭,轉頭時,只看到陳翰走進醫院門診大樓的背景。

  之前,是看錯了吧。

  葉知秋自嘲地笑笑,怎么會從陳翰的眼中,看到感情?兩人認識十來年,除了一開始時因為那場車禍,接觸比較多,后來幾乎沒有交集。

  陳翰向來對她的態度都是不冷不熱的,特別是最近那次,若不是他臨時變卦,她也不至于絕望到自殺。

  晃了晃頭,葉知秋覺得,自己最近怕是被林愛珍打擊到完全沒有自信了,看什么都希望能有個人肯定下自己。

  一想到林愛珍,葉知秋剛被陳翰插科打諢調解開來的心境,又陰沉了下來。

  明知道她有荷塘恐懼癥,還刻意把她叫去,這已經不是單純討厭她的程度了。

  林愛珍,怕是恨不得她死。

  開車時,她手機放的是靜音,回家一看,有幾條未讀的微信。

  父親與羅亦平的。

  她先點開父親的,原來父親最近整理完了母親的手稿,只不過他眼神不太好了,希望葉知秋可以幫他整理進電腦。

  葉知秋回復好的。

  “那我寄給你?”葉正儀又有些擔心:“只是我怕快遞中途丟失,你媽的手稿,多么珍貴。”

  葉知秋很快做出了決定:“別寄,我回來拿。”

  “那好,你什么時候回來?”

  “今天吧。”葉知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正好乘晚上七點的飛機回南城。

  “今天,你不要與亦平商量下?”

  “不用,亦平出差去日本了,之后直接去加拿大,下個月他在那邊還有個會議。”

  “哦,那行,路上小心。”

  回復完父親,葉知秋點開羅亦平的微信。

  “在做什么呢?”

  葉知秋一看就笑了,就知道這家伙肯定是午休時間有空了,發消息來找她。

  “剛去吃了頓好的。”葉知秋發了個笑嘻嘻的表情;“趁你不在,吃獨食。”

  羅亦平笑了:“你吃獨食早已經是常態了啊,去哪吃了?”

  “川中酒樓。”

  “那里啊,好久沒去了,你要注意,傷口才好些,少吃辣。”

  “知道拉。”葉知秋指尖摸著手機,遲疑了下,打了幾個字:“亦平,我想你了。”

  那邊就沉默了,過了會,才有回復:“對不起,這次的會議時間久了點。”

  “沒關系啊,你以前也常出差,我明明是想讓你高興一下才說的話,你這一說對不起,嚇得我以后都不敢說了。”

  “不行,必須說。”

  “哼。”葉知秋回了個扭頭哼哼的表情,兩人又聊了會,羅亦平那邊會議時間到了,才說了再次。

  廚娘林姐被葉知秋不動聲色的教訓了下后,主動過來問晚上吃什么。

  “隨意吧,我晚飯可能不在家吃。”葉知秋邊說邊上網訂了七點的飛機回南城。

  因為去過江邊,她沖了個澡,換上睡夜,拿了本書躺到陽臺上的藤躺椅上,書看到一半時,困意起了,把書往身上一扣,把鬧鐘定到下午五點后,直接就在躺椅上睡了。

  睡夢中,覺得臉上有什么東西在拂動,癢癢的,以為是透過陽臺窗戶吹進來的風把頭發吹到了臉頰上,伸手過去準備勾開發絲,卻一下子觸到溫軟的肌膚。

  下意識地手一扣,竟然握住了一只手,驚得她猛然睜開眼,映入眼簾的,是羅亦平微笑的臉。

  葉知秋第一反應是收回手揉眼睛,揉完,再看,人還是笑吟吟在眼前,不是做夢。

  手伸過去觸了觸羅亦平的臉,指尖傳回實實在在的感觸,一語不發便坐了起來,一頭撲過去摟住了他的脖子:“你怎么回來了?不是下月中旬才回嗎?”

  羅亦平設想過葉知秋看到他突然回來時的各種表情,卻完全沒想到她會如此親熱。溫香軟玉一下子抱了個滿懷,一顆心頓時高興得狂跳不止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ivnkt.icu。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xinxin001.com
奥州幸运10计划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