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新小說網 > 仙子請自重 > 第五百一十一章 掌上乾坤

第五百一十一章 掌上乾坤

小說:仙子請自重作者:姬叉字數:0更新時間 : 2019-10-06 18:37:04
“是嗎……原來輕影也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她說摘了你的桃子不好意思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算什么摘桃子,她要的話直接說啊,我幫她摁住那舍利讓她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好好的事,被你說得就像是你要什么女人她幫你摁住手腳一樣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眨巴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青君覺得自己無意中泄露了內心,低頭喝茶,干咳兩聲:“她主要是好強,覺得落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她不落后明河就可以了……我至今覺得她的真愛是明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君撫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還要玄清碧火果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玄陰宗客殿之中,秦弈李青君和棋癡坐著喝茶扯淡,殿中雜役都被趕走,宗主羽浮子親自跑上跑下端茶遞水拿茶點,一副忠誠的狗腿樣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    棋癡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什么都沒說。羽浮子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,縮著肩膀賠笑:“老爺子可有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他娘可是個活生生的乾元,還是自我證道而成,比玄皓那種吸收能量強行突破的偽乾元強多了,差不多算是羽浮子此生見過的最強者。他對秦弈的巴結狗腿,起碼一半是源自于此,秦弈別說前景如何,光是眼見的后臺就擺在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棋癡道:“吩咐是沒有,只是手癢想下棋。你們這里可有會棋的?別是那種不講規矩瞎搞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羽浮子愈發尷尬,他們一個研究雙修的魔道宗門哪來這等雅致,但他反應也快,立刻道:“老爺子喜歡的話,晚輩立刻就學!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啞然失笑: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頓了一下,和藹地轉向秦弈:“賢侄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戒備地后仰:“別拉我下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板起了臉:“一點都不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師叔您這種形容詞用在清茶身上還行,就別對我用了啊,聽著渾身起疙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話說師叔你怎么會把一切算得這么清楚,你又沒占卜,這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取出一個棋盤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青君羽浮子都探過腦袋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棋盤上靈氣隱隱,流光交錯,黑白棋子仿佛會動一樣,看著很是玄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是棋盤,眾生皆棋子。”棋癡淡淡道:“下棋與占卜不同,庸手只能盡力估測對手的每一步,形如占卜。而更高一些,對對手的一切了如指掌,那就無需卜了。再高一些則是自己去引導對手的棋路,他的每一步都是根據你所希望的進行。于是一步一步,盡在心中。就像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說著拍了一粒白子,正在兩枚隔開的黑子之外,卻沒有貿然插入中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我的覷,目的便是斷。對方只有黏,這是必然的應手。若是你的每一步都能讓對方按照你想要的應手而行,那你的棋算便得道矣,又何須卜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耙頭。

        說著簡單,實際哪有這么簡單?棋路是多變的,你覷他就黏這種只是基本的應手,實際遭遇的可能會有十幾種應手,你需要預判對方最可能的一手。這還只是下棋,若是弈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要對對方有多了解才行?怕是這些年師叔啥都沒做,光研究玄皓相關的所有性情、實力、勢力關聯、內部矛盾、外部矛盾、乃至于修行程度與漲幅可能、甚至是澄元那邊的佛魔之差,足足研究了好幾年吧……便是沒有他秦弈的變數,就按照既定的聯合其他散修敵愾,玄皓可能都死定了,無非是以附近散修為棄子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秦弈的變數,只是讓事情稍微正能量了一點,不那么冰冷無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棋癡棋盤慢慢消斂,化入手心,掌紋交錯,若演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便是你我掌中的乾坤,天下之變,有若觀紋。”棋癡抬頭看秦弈:“比書畫之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一時無語。

        琴棋書畫宗這些人都是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個人都在想天地局。要么是自演天地,要么是掌上乾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嘆了口氣:“師叔,你我都是眾生,如何跳得出去?你看掌中之紋,焉知天道不在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弈棋局,天道弈我,本當如此。”棋癡道:“人生在世,皆是局中人,逃不過,超不脫。除非化天道為棋局,操星辰為落子,跳出三界之外,不在五行中,那時候方可稱一個弈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玩笑道:“那秦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默然半晌,忽然道:“你知不知道,你剛入門的時候,我和天機子下棋,你從我們身邊走過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記憶猶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測字占卜之算,我不會。”棋癡道:“當初我問天機子,秦何解?天機子道,單此一字無從解,但他從你身上算,奇怪地算出了一種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怔了怔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某種……統一的起始,一切的源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品了一陣子,慢慢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棋癡搖搖頭:“我不解,天機子也不解。當然我們也不會繼續討論下去了,因為那時候我們正在競爭,而不是什么密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尷尬地笑笑:“還是不用解了,太玄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道:“我也弈不了混亂之地,看著一群白癡想吐血,還是回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便問:“仙宮今日如何?有沒有被巫神宗欺負?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笑笑:“巫神宗這幾年的日子也不好過,正道各家都跟他們過不去,真以為他們能囂張到堵上我們的門?所謂對你的通緝,不過是魔道洶涌,你消失幾年,那邊其實也淡了。巫神宗主要的精力還是自己在找什么血幽位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他們找到合適的血幽祭壇,想要的一切都可以自己得到,根本就不用追殺我。”秦弈氣道:“大家自己做自己的事不好嗎?還不就是以為我好欺負,可以一巴掌抓個桃子,結果抓到刺猬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若有深意地道:“那么……你這刺猬,想不想主動去扎他們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道:“當然想啊,只不過現在實力還不夠吧,貿然去神州會死得很難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也未必。”棋癡笑笑:“混亂之地別的沒有,找個替你遮蔽天機測算的方式簡直到處都是,到時候大搖大擺直接回神州,巫神宗都不會知道你回去了,難道還真需要在外面躲到乾元無相才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邊羽浮子立刻道:“這種錯亂陰陽、蒙昧天機的事,我們玄陰宗就很在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撫掌笑道:“看,這豈不就是送上門的枕頭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道:“可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時候回神州能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要做些什么,你至少要看著一些事情。”棋癡道:“這幾年,大乾一定會有很奇怪的變數,已經超出了人力所能測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乾?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慢慢道:“山河大地,眾生愿力,終究是此世最強大的道之所在。仙人皆脫于凡俗,各家弟子誰不出自神州……若我們所修的是天道,那人間帝王就是人道之所鐘。人間社稷,才是最不可測的局,牽連之廣,比一門一派重要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弈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沒搞錯的話,現在王座上那位,是你的徒弟?”棋癡神色越來越鄭重,認真道:“不管是巫神宗,還是太一宗,還是你……天下風云,好像要匯聚在這個女娃娃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默默旁聽不插話的李青君終于忍不住失聲:“無仙?”

        棋癡目光落在她身上,有些趣意:“看這多有趣,此時秦弈身邊,恰好是你。”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ivnkt.icu。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xinxin001.com
奥州幸运10计划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