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新小說網 > 明越坡 > 第五百二十一章 跟我玩套路?

第五百二十一章 跟我玩套路?

小說:明越坡作者:國之禎祥字數:0更新時間 : 2019-10-06 18:35:50
從李成榮那里出來,已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元大都短暫逗留之后,九月十二日,我們再度出發趕往三山庵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我計劃著將偰鏞留在元大都,讓鄭光成在客棧陪他。但偰鏞說他也想去三山庵那邊看看,我們四人便帶上行李一同出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個人都去了也好,我也不用在那邊天天還掛念著偰鏞這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小鎮的客棧,羅仁他們立即向我報告了這幾天的工作進展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淑和蘭兒每天午后都會出三山庵來與我們守候的人碰個頭,大家互相通報一下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據羅仁他們講,哈斯其其格這幾天情況有所好轉,對蘭兒和思淑的態度沒有起初那樣冷淡了,但是對于離開三山庵之事,哈斯其其格并沒有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了解到這些情況,我決定明天午后去跟蘭兒、思淑了解一些更加詳細的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午后,蘭兒和思淑又準時出來了。陪同我在外守候的張天賜、吳成照很識趣地走開了。這樣,我也可以和我的兩個漂亮老婆多說些私密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蘭兒和思淑告訴我,哈斯其其格現在最大的擔心是,她如果跟著我們去了應天,她的下半輩子怎么辦?因為她已經嫁給了高惠,并被高惠“那個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在元大都,她的族人都因此事嫌棄她,那她去了應天又能怎樣?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,別人一樣會嫌棄她。而且哈斯其其格現在已經不小了,十六歲在那個年代完全是談婚論嫁的年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基于這個原因,哈斯其其格覺得還不如就在三山庵伴著青燈苦倦,一心向佛,了卻此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聽了蘭兒和思淑這話,我立即陷入了沉思。哈斯其其格考慮的不是沒有道理呀!在那個年代,一個女子的貞潔可是比性命都重要的。如果我們這次真的帶走了哈斯其其格,我能保證為他找一個不在乎她的過去、能夠對她一輩子好的如意郎君嗎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說絕對不可能,而是說在那個年代,要找到一個這樣的男人的機率實在是太低了,低得我都想放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辦?

        就此打住!讓哈斯其其格真的在三山庵出家?

        我正苦苦思索,蘭兒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。蘭兒看我沉思的樣子,問我是不是想到什么辦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搖頭苦笑著告訴她和思淑,還真是沒有辦法。這要找一個不在乎她的過去的男人真的是太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蘭兒見我搖頭,說道:“要不我們先把哈斯其其格勸出來再說,就說保證給她找到一個合適的歸宿。至于以后,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思淑立即表示反對。思淑認為,我們拿不出什么合理的可行性方案,哈斯其其格肯定不會相信。想要騙她出來,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如果真的把她騙出來了,將來找不到合適的人家,草草下嫁了,那對哈斯其其格的傷害其實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淑說完這話,我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。我嘆了口氣,說道:“或許正如妙沁大師所說,哈斯其其格有塵緣,但也有佛緣。這三山庵還真說不定就是她下半生最好的歸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蘭兒立即表示反對,她說道:“什么佛緣、塵緣的,我就不信這一套。幸福的生活要靠自己去爭取、要靠自己去創造。你們別被那妙沁大師的話給繞進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霏兒、思淑、蘭兒三人中,就屬蘭兒平時的想法最大膽。或許正是因為她并非漢族出生,從小受到的封建禮教束縛更少的緣故。不過,對于從后世穿越而來的我來說,我是最欣賞蘭兒這一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蘭兒在這三山庵門口對妙沁大師如此不敬,我還是要立即制止的。我告訴蘭兒,妙沁大師絕不是一般的人物,她的話我們還是要重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來這話我也就是告誡蘭兒,不要在三山庵這里說出對妙沁大師任何不敬的話。誰知我這一句話倒是讓蘭兒將我置于一個尷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蘭兒聽了我這話,笑著問我道:“真的嗎?妙沁大師的話我們就要遵從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當即表示,那是肯定的。既然咱們現在是在三山庵,妙沁大師的話是必須要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誰知蘭兒話風一轉,對我壞笑道:“我記得第一天來三山庵時,妙沁大師曾說過,你就是哈斯其其格命中的貴人,你就是她塵緣未了的根之所在。我怎么感覺妙沁大師這話的意思,就是你正是那個值得哈斯其其格托付終身的人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聽蘭兒這么一說,我心中大驚,這丫頭怎么能這么隨便瞎說呢?我立即分辯道:“妙沁大師的話怎么會是這么個意思呢?妙沁大師這話也許是在暗示哈斯其其格可以放心地跟著我們走,哪有暗示哈斯其其格可以將終身托付給我之意?蘭兒你可不得隨便胡說!”

        蘭兒可不管我么多,她繼續說道:“哈斯其其格以前的過往,妙沁大師肯定是知道了。如果哈斯其其格真的要離開三山庵,沒有一個可靠之人,妙沁大師也不會放心讓她離開。這么分析起來,妙沁大師那話不就是這么個意思嗎?不然,你告訴我,除了你,還能有哪個男人可以接受哈斯其其格的過往?”

        蘭兒這話要說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,或許當初妙沁大師真的有此暗示之意?我不敢繼續往下想,這都是哪兒跟哪兒?且不說別的,我可是比哈斯其其格大了整整十六歲呀?

        容不得我繼續沉思,蘭兒繼續說道:“相公,我看不如我和思淑姐姐陪著你去找哈斯其其格,將這事兒給挑明了。這樣,哈斯其其格也不會有什么顧慮,可以放心大膽地離開三山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聽蘭兒越說越不像話,立即對她和思淑說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今生能娶到霏兒和你們兩個,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。蘭兒你不要在這里亂點鴛鴦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淑你還是跟蘭兒繼續辛苦一陣子,多跟哈斯其其格作好溝通。我相信‘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’,只要我們有足夠的耐心,相信哈斯其其格一定會想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初,我們在元大都不是都商量好的嘛?我們對此事要做好長期堅持的打算,絕不輕言放棄!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想我是想著把蘭兒這話頭給壓住,讓她跟思淑繼續去三山庵陪著哈斯其其格,免得蘭兒這話越說越沒個邊兒了。可接下來思淑的話,更是讓我大跌眼鏡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淑十分嚴肅地跟我說:“相公,我認為蘭兒妹妹說得挺有道理。眼下問題的關鍵所在,也就是哈斯其其格的心結所在,就是她如果離開三山庵之后,將來嫁給誰的問題。如果這個問題不能給她一個明確的答復,換作是我,我也不會離開三山庵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,真是沒想到,思淑和蘭兒怎么竟然都是這么個態度了?該不會她們兩個已經是事先商量好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對!在我的認知里,人都是自私的。特別是在男歡女愛方面,人會更加自私。誰都不會心甘情愿地跟別人一起去分享對另一個人的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什么情況?

        我腦子轉得飛快,她們兩個該不會是故意設了個套讓我鉆,以此來試探我對她們兩個的感情吧?

        對!肯定是這樣的!

        我越來越堅信自己的推測。嘿嘿!你們兩個也太小瞧你們的老公啦!我胡碩是這么容易就中了你們的套路的嗎?

        我決定立即發揮一下我越來越精湛的表演天賦,我得樹立好在她們心中完美老公的崇高形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立即是舉起右手,對天起誓:“我胡碩無德無才,竟能得蒼天庇佑,娶到三位賢妻,我今生足矣!絕不敢再有半分非分之想!今生今世,我必定對三位賢妻加倍地好,如若有違此誓,讓我天打五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這“轟”字還沒出口,思淑和蘭兒立即一左一右涌上前來,捂住我的口,不讓我繼續說下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思淑和蘭兒一邊捂我的嘴,一邊埋怨道:“相公你干什么呀?無緣無故地發什么毒誓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暗道:嘿嘿!小樣兒,跟我玩套路,我胡碩可不是個傻子!

        思淑和蘭兒一左一右地陪著我,說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我們也跟哈斯其其格做了這么多天的思想工作了。如果你不想哈斯其其格真的在這三山庵了此殘生的話,你就應當先給她交個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你要跟她保證,如果將來不能給他找個合適的婆家,你就娶了她。這樣,哈斯其其格才能沒有顧慮地離開三山庵,跟我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哈斯其其格跟我們走了,回了應天之后,我們就有充裕的時間替他物色合適的婆家。這問題不就解決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難道我剛才的這番表演還不夠煽情?不夠成功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她們兩個說來說去,又說到這事兒上了?

        我立即再次嚴肅地跟她們說:“你們這個辦法使不得!按照你們的辦法,今天是可以將哈斯其其格先勸出來跟我們走。那萬一將來沒有為哈斯其其格找到合適的婆家,那又怎么辦?”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ivnkt.icu。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xinxin001.com
奥州幸运10计划软件下载